首页 > 文艺青年 > 影像|Reviews >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1895年,法国吕米埃尔兄弟在巴黎首次放映电影,电影从此登上历史舞台。同年,弗洛伊德和布洛伊尔在维也纳合作发表《癔症研究》,首次使用了精神分析一词,成为精神病学和心理学发展的里程碑,在以后的一百年中,电影艺术与精神病学各自经历了从萌芽到成熟壮大的历程。当生活中的我们渐渐疲于都市的千篇一律,习惯于被各种媒体灌输集体价值观,默默甘于平庸,忽视自己那颗也曾疯狂的心时,还有一类人,他们在群体里显得像个异端,有的甚至被称为“精神病人”。本期影视版块将推荐3部此类题材的电影,风格迥异且耐人寻味。

孤独是天才的标签——《美丽心灵》

美丽心灵天才与疯子往往只有一线之隔,而伟大的头脑常常并具无与伦比的智慧和超脱凡尘的疯狂。《美丽心灵》的男主角约翰·纳什就是这样一个拥有超高智商,却罹患人格分裂症的天才。作为真实事件改编的人物传记,影片主人公的原型便是20世纪伟大数学家小约翰·福布斯·纳什。

在学术研究的道路上,约翰虽具有超人的直觉和天赋,年轻时就提出了博弈论这一伟大理论,后来却常年受到精神分裂的困扰,甚至一度进入精神病院接受治疗,直到接近不惑之年才重返母校普林斯顿大学继续教师工作。此时的约翰已经不复当年,因为古怪的穿着和行为以及精神病史,他成为了校园一景,甚至被年幼于自己几十岁的学生嘲笑……逆境并没有阻止约翰·纳什对于学术研究的追求,也没有浇灭他与妻子不渝的爱情。在妻子的支持下,他潜心钻研学术,努力克服精神疾病带来的困扰,最终于66岁高龄获得诺贝尔奖,为自己的人生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穷尽一生去与人格分裂症抗争的纳什告诉我们,人生中的许多不幸和困难或许要伴随我们一生,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活得精彩。有时,正因我们背负着苦难,才会走得更加踏实坚定。

文/克里斯托

不能说的自白——《告白》

看到片名,兴许你会以为这又是日本的纯爱电影,满心欢喜的抱着零食躺在沙发上等着帅哥美女出现。但只需要7分钟,《告白》就会让你的表情会变得凝重、严肃,甚至错愕。影片讲述的是一位中学女教师的四岁女儿被自己班上两位学生谋杀,但杀人动机十分荒唐的故事。痛失爱女的老师决定辞职,在结业式那天向全班学生告白真相,并在那两个学生的牛奶里掺入带有HIV病毒的血液,然而这只是复仇计划的第一步。影片的视角很多元,各篇章由受害者亲人、嫌疑犯学生、嫌犯的家人及女同学等主观视角分别告白,一步步逼近犯罪动机的核心,一点点深入剖析人物心理,进而控诉整个社会。
日本的推理作品层出不穷,《告白》凭借深刻的真实感脱颖而出。影片中所有的人都游走在灰色地带,这个世界本就是黑白不分明的,没有绝对的善和恶,导演中岛哲也并没有直截了当地告诉观众,要珍爱生命,反而还借青少年之口说“没有人告诉过我杀人有罪”。影片中的镜头也相当值得玩味,前一秒镜头中还是夕阳西下,湖水荡漾,孩子们脸庞清纯,嬉戏打闹,下一秒镜头中出现的或许就是斑斑血迹,残肢断骸。所以,请别抱着真善美的姿态来观看,不看到最后一幕,是无法完全理解每个角色的心理和用意。
女教师用谎言编织出一张复仇网,将两个少年杀人犯捆绑在内,一点一点地折磨,令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很残忍,却大快人心。你也许会问,为什么这位复仇的老师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等你看到影片的最后一句话,一切才真相大白。

文/羊羊

另一个你——《黑天鹅》

黑天鹅由娜塔莉·波特曼饰演的Nina是一名芭蕾舞者,她渴望加入新一季《天鹅湖》并担任女一号,同时饰演天真美好的白天鹅和阴暗腹黑的黑天鹅。对于在母亲严格教育成长下的Nina而言,白天鹅的角色几乎是本色演出,而要同时化身为黑天鹅,则恰是一个自我摧毁的过程。在开始排练后,Nina的后背肩胛骨开始不断出现抓痕,随着Nina对角色越来越沉迷,抓痕出现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在演出的前一天晚上,Nina后背的抓痕又一次出现了,这一次Nina从伤痕里扯出了一根羽毛,就像是翅膀想要迫不及待生长出来一样,她的瞳孔也变成了血红,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她身上看到了黑天鹅的影子。

事情的发展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快。在演出的当天,当Nina准备换装成黑天鹅的时候,却与她最大的竞争对手Lily发生了争执,镜子被撞裂碎了一地,Nina用镜子的碎片“杀死”了Lily。当镜头再次回到Nina的时候,我们发现她的眼睛又一次变成血红,这次的她不管是心灵还是肉体,都已经被黑天鹅完全占据。

于是在影片最后一段独舞中,她旋转挥舞时,两臂不断生长出了黑色的羽毛,越来越疯狂,越来越恣肆。最后那一势,巨大的天鹅影子与昂首的舞者交相辉映,灵魂、肉体、渴求、欲望,均在这一刻得到了满足。这一舞完成后,Nina的一对瞳仁恢复清澈,而这最华美段落的落幕,也预示着黑天鹅的死去。

可故事并没有终结,此时的Nina已不是原本的她了。回到化妆间,Nina惊见Lily推门道贺——镜子确实碎裂一地,可原本地上的血泊却没有了,愣怔的Nina慢慢垂下头,看见小腹一起一伏的伤口,从中取出了折断的镜子碎片。原来一切都是Nina的幻想,没有Lily与她的争执,没有生长在后背的翅膀,甚至没有那些流血的伤口,这些都是Nina太执着于黑天鹅的角色而滋生出来的。

当她明白这些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黑天鹅”在舞台上死去,那么“白天鹅”也应如此。于是遍体雪白的Nina带着黑天鹅的伤口,回到舞台上,完成了那最后一跃。黑天鹅与白天鹅在纠缠中合为一体,Nina也在经历了灵与肉的双重磨难之后得到了统一,也许就像Nina最后说的:“完美,我得到了完美。”
也许正对应了那句话:不疯魔不成活。

文/尚念恋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