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报道 > 野蛮生长 守望相助

野蛮生长 守望相助

世界因为女性而美好。

研究表明,女性更倾向于个人成长、和谐美好、开放包容、公平诚信,这些人文关怀是巨大的能量,柔软、改善着这个世界。

玉米的世界里,这股力量,叫李宇春。

她美丽、敬业、坚韧、温柔、善良……她不屈服、不媚俗,她野蛮生长。

45coverstory0101

十年来,很多玉米在她身上看到自己青春的影子,很多玉米随着她一起长大,很多玉米把她当做自己的人生目标和榜样。

十年来,她们因为她相识相知、互相帮助,倾诉心事、交换友谊、见证成长。女性友谊的动人,在于互相扶持。作为玉米中的一员,《LEE周刊》这一次策划了“20、30、40女性发展调查”,并发出了“征集令”,希望二十几岁的她们能够大胆说出自己的困惑,希望三十几岁的她们说说自己的故事,并帮助年轻的姑娘们答疑解惑,希望四十几岁的她们聊聊这些年的经历与体会。

那些我们经历过的伤痛、挫折,但愿你能幸运避免;那些助我们越过坎坷的人生经验,我们希望能全数与你们分享,在跟随她的道路上,一直守望相助,相携相伴。

20+ 幻想与现实的闭环

45coverstory0102二十几岁的女孩子们,携裹着未成年的童真,跌跌撞撞地闯入了成人世界的大门,在少人管束的象牙塔中,肆意张扬地释放着青春荷尔蒙,初入职场接触社会现实,明媚的忧伤套上现实的枷锁,是迷茫妥协还是斗志昂扬?考研、出国、进国企、进私企、考公务员、考事业单位、独自创业……这是一个需要面临各种选择的年龄段,也是充满各种困惑的年龄段,她们的未来充满无限的未知和可能,怎么做才是正确选择?

顺从父母还是追寻梦想?

公务员似乎是大部分家长心目中最适合女孩子的工作,没有之一。原因无非就是稳定、轻松。然而自己努力也好,顺从父母意见也罢,当姑娘们成功上岸,踏进这座围城之后,她们是否是快乐的?

希望成为注册会计师的鲤鱼今年23岁,毕业时的首选职业是公务员,“选择公务员首先是父母的期望,其次,我觉得自己的学校出身和专业能力并不能够在初入职场谋得比公务员更好的职位,因此目标一直很明确,也想把公务员当成一个充电站,继续深造后看能否再次出发。”她对自己的生活有着明确地规划和目标。

图 / Five

图 / Five

23岁的Five考上银监会重庆某分局后,生活两点一线,工作朝九晚五,鲜少加班。然而她对这样的工作并不太满意:“可能最大的原因是不喜欢工作的城市,另一个原因是不太喜欢这个岗位的工作,因为自己并不擅长。”虽然公考的岗位是自己选择,然而每年招考的职位就这么多,条件限制也越来越严格,因此,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选择最适合自己,却并不一定就是自己最喜欢的岗位。此外,刚走出象牙塔的她,还没有真正适应从“学生”到“社会人”的身份转变,“还没有找到工作的感觉,不知道如何与领导沟通,和科室的同事也聊不到一起,因此很少和他人交流。我不是很喜欢现在的工作,”她在这份轻松而平淡的工作中,并没有收获自信和快乐。“现在工作已经有大半年了,还记得当时毕业时告诉自己不要有惰性,如果自己只是每天朝九晚五上班,就这样过一生就觉得有点担心,还是希望可以不断进步,可以给自己创造更好的生活,包括物质和精神上的。”

长期以来,一些父母总是会以“为孩子好”为借口,过度参与到孩子的大学专业选择及就业选择当中,让孩子不得不听从家长的安排。世俗对某些职业和专业的偏见,也给这些年轻姑娘们带来了些许困扰。

已经工作将近四年26岁的壳子,是一名精神科护士,这份精神专科医院的特殊工作,她得到了父母的理解和支持,但依然在亲情、友情和爱情方面各有受挫,亲戚朋友的不理解以及相亲对象的畏惧和偏见,让她颇感无奈。但“这只是别人心里的想法,我又纠正不了,我也不想纠正。这是我选择的职业,虽然最初是巧合,但是经过几年的时间,我可以肯定,我热爱我的工作。”

图 / 默黎黎

图 / 默黎黎

目前在英国读社会科学类博士的默黎黎今年26岁,是一名研究女性问题的专家。作为一个从小的学霸,默黎黎觉得对她来说读博士是很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她的家人朋友基本都是在做学术相关的工作,所以她一路走来听到的偏见和误解很少。然而在国内,中国社会的舆论依然谈“女博士”而色变。但默黎黎在做了50个深度采访后,认为女博士除了科研这方面和别人不一样,其他方面,生活、择偶、感情、友谊、朋友圈等等,和同龄的女孩子没有什么区别,她们也追星,也和朋友吃吃喝喝,该理性的时候理性,该感性的时候感性。“对女博士的刻板印象是认为她们都呆板木讷,情商很低,不懂人情世故等。其实我认为这些和女博士没有什么关系,她们的社交能力和朋友圈都是非常棒的,哪怕有些人常年待在实验室,和人打交道的机会不太多,但并不代表她们的交际能力就有问题,这更多是跟个人性格有关,有很多人不善言谈,她读不读博士都是这个样子。但有一点,博士在科研和学术方面的严谨和认真是毋庸置疑的,这是不是也是造成大众偏见的原因之一?” 默黎黎也研究了大众普遍认为的“女博士难嫁”的问题,“我个人认为,客观条件上,如果你自己觉得年龄和学历是问题的,读不读博士都是问题,婚恋这件事,外人总觉得女博士就要找学历相当的男博士,但我们并不注重这一点,重要的是能不能交流和沟通。从我的研究情况来看,大家更注重精神上的沟通和三观的契合,而相对来说对经济和物质的条件,要求并不高

25岁的Celeste是一个顺从父母意愿的女孩,她的大学学校、专业以及就业,都听从了父母的安排,“因为父母的强势,也为了不让父母失望,”即便如此,自己从小在心里播种下的理想的种子,依然顽强地发着芽,并等待开花结果的那一刻,“我希望将来能从事与儿童心理学、家庭婚姻关系咨询相关的工作。”然而困于现实工作、经济条件等等客观因素的制约,她却觉得离实现自己的梦想还太遥远,“现在的我,能为坚持最初的梦想做些什么?我又该怎样做呢?”

到底为什么结婚?

45coverstory0105当“催婚”成为这个高速发展的社会中避无可避的常态问题时,二十几岁,尤其是25岁以后的姑娘,承担的压力无疑是最大的。“这是为了你好”“结了婚,生了孩子,人生才完整”“什么样的年龄就该做什么样的事”等的论调时常在耳边响起,经常从父母亲戚口中听到,然而到底为什么恋爱,为什么结婚,每个姑娘心中都有自己的一杆秤。

“从大学到工作有过几个追求者,但一直没谈恋爱,因为自己不太喜欢,我不知道如果一个人对你很好,但你对他没什么感觉,是应该试着接触一下,还是断然拒绝?”Five说道,对于现在越来越流行的相亲,“感觉完全是看脸,然后问问基本情况,加个微信就完了。有可能就继续聊,没有可能就算了。不像在学校是先成为同学或朋友,然后慢慢了解接触,忽然有一个点让你心动,两个人再走到一起,所以我比较排斥相亲……对于爱情还是比较期待,可是也不愿意将就,也不是很主动,很多时候都不愿踏出去那一步,不知是不是自己太封闭了,是否应该先去了解,再去判断?”对于完全不了解的追求者或陌生的相亲对象,她有些不知所措。

默黎黎虽然和男朋友已经有了比较稳定的关系,但她同样有疑惑:“对于自己的另一半,是他的赚钱能力和上进心重要,还是对自己的体贴关爱更重要?”

试问,有哪个二十几岁的姑娘,会不憧憬完美的婚姻和爱情呢?

父母在,能远行吗?

图 /

图 /苏渺

当女孩们有了坚定的目标,决定在某个城市独自打拼,成就梦想的同时,她们也即将面临父母年纪越来越大、身体健康逐渐变差的现实,“如果毕业后工作的城市并不和父母在同一个城市,应该怎样解决异地照顾老人的这个矛盾?”默黎黎认为这是她博士毕业后即将面对的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

目前在美国常春藤某校大四在读的苏渺,15岁时决定要出国念大学,即将本科毕业时又继续申请法律专业硕士,目前已收到美国排名前十的法学院的录取通知,在学业上一直非常有主见的她,对于将来即将面对的个人和家庭之间的关系,也有同样的困惑:“我非常想好好努力发展事业,但应该怎么样平衡个人事业追求和个人生活、家庭之间的关系?”

Meg Jay在《二十岁是不是可以挥霍的光阴》的TED演讲中说到:“把握住你的20岁这个阶段,是你能为自己的职业、爱情、幸福、甚至为全世界所做的最简单,但却最有影响力的事。”二十几岁,是成年发展的关键时期,是成年期前具有决定性的十年时间,因此,如果你有困惑,就积极地去寻找答案。

1 2 3 4 下一页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