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与事 > 行动派|What We Do > 所有付出只因爱的力量

所有付出只因爱的力量

发光,是为了照亮

她叫梁嘉颖,今年20岁,就读于美国麻省史密斯学院,研读政府学及英文文学双专业。三年前,17岁的她只身来到尼泊尔开始了一段难忘的支教生活。尼泊尔是神秘的,也是陌生的,她与尼泊尔的缘分有点“意外”有点“冒险”。

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35whatwedo0101

在梁嘉颖17岁的假期,她没有选择像其他孩子一样玩闹嬉戏,而是只身一人远赴尼泊尔支教,在当地的一所孤儿院成为了一名志愿者。这样疯狂的举动,让大家有些“大跌眼镜”,因为大多数人的17岁,是满堆的作业和漫天的试卷,支教这样的想法压根不会有一星半点。

嘉颖在美国接受的教育以体验为主,做事情的时候未必会抱着多么远大的理想和抱负,而是注重体验,只要经历过的都是有价值的。由于教育体制的不同,我们从小做事情就是抱着成功的心态来做的,一旦失败内心会很懊恼。所以相比我的震惊,嘉颖的回应,则显得非常的淡然。

做志愿者的过程,是成长过程中很难得也很重要的一份经历,而选择去尼泊尔当志愿者其实是一场“意外”。“本来那个暑假的计划是去非洲造房子,但是那边一直联系不上,我就只能再找别的。在PO义工项目的网站上看到有尼泊尔孤儿院这个项目的时候觉得眼前一亮啊。我以前没去过尼泊尔,想趁这个机会去看看那边的生活状态。”像春春歌里唱的那样,“天叫我要去看更多事情”,嘉颖不想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而是希望通过自己的眼睛去发现去观察。正是怀抱着去经历去感受的心态,这件听起来“破天荒”的事儿,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支教旅途,挑战开启35whatwedo0102

抵达尼泊尔的时候,嘉颖看见的是用红砖墙堆砌像防空洞模样的机场,嘉应感觉自己可能要被卖掉了,还好出闸后支教的孤儿院园长开车来接她了。“我是一个人去的,孤儿院的大叔开车来接我。黑灯瞎火的一路都是黄土路,很窄很窄,所以车子开得很艰难。我坐在车里紧紧抓着包,准备一有情况就跳车来着!”嘉颖说。

初次见面的尼泊尔,让嘉颖有些措手不及,这跟她平时生活的环境太不一样了,“我去的还是首都,想着不应该这么……落后呀!”在内心惊慌不安中,终于到达孤儿院。由于是私立的孤儿院,所以规模并不大,收容了十几个孩子,整个孤儿院看起来空荡荡的。

经历了一路颠簸的山路,抵达孤儿院的嘉颖匆匆睡下了,可一觉醒来,她身上出现了各种包,环视睡了一夜的房间,这间半毛坯房里唯一的家具就是她睡了一晚的床。虽然早就做好了生活环境会变得很差的心理建设,但初来乍到的嘉颖还是感受到了多方面的不适应。尼泊尔的夏天不供应热水,只有冷水,洗澡成了难题,停水的状况还时常发生,只能靠打井取水维持日常生活;虽然早已有了不能上网的思想准备,可尼泊尔的生活用电也不能保证24小时供应,常常下午就开始停电,所以大家一般早早吃了晚饭就准备睡了。“在吃的方面,每顿几乎都是一碗白饭,搭配土豆炒蔬菜,每周末只有一顿可以吃上羊肉。”嘉颖这样介绍。

支教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有很多未知的困难等着嘉颖去克服,生活环境的改变并没有把这个当时只有17岁的小姑娘吓倒,她还是一如既往地乐观,“我还是比较会心理暗示的,一直都跟自己说,没什么熬不过去的,来体验生活嘛。要是生活中处处充满了无忧无虑,可能对生活就没有敬畏心了,向李总致敬!”

点亮自己照亮你35whatwedo0103

嘉颖开始了她作为志愿者的支教生活,除了教孩子们数学和英语的课程外,她还需要照料孩子们的生活起居,既是孩子们的“老师”,又是孩子们的“家长”。

因为语言不通,起初与孩子们的交流显得格外困难。由于孩子们只能听懂一些简单的英文,嘉颖只能通过肢体语言来表达,比如说表示不能做什么的时候就要一边拉住他们一边重复“No”。这也是嘉颖面临的最大挑战,让她有些抓狂,“因为是一个人去的,平时没有说话的伴,很久很久不讲中文的感觉一开始很难熬。说英文又说不通的时候,就很抓狂。”

可孩子们总是最善良纯真的存在,障碍在相处中渐渐地消除,距离也在一点点拉近。就像嘉颖教他们英文,孩子们也会教嘉颖尼泊尔语,久而久之,两种语言可以进行简单地交流。“他们跟你交往的时候不带任何刻意或者复杂的考虑,所以很容易接受你。你对他们好,他们都会感受到,也会慢慢变得跟你亲近。”

就这样,彼此相处融洽,也变得更加熟悉。孩子们会拉上嘉颖一起画画,会跳舞给嘉颖看,有些顽皮的男孩子会猝不及防地冲过来,给她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也顺便把鼻涕擦在了她身上……“离开的时候其实挺复杂的,确实有点想家了。但是这么长时间待下来有一定的感情了,挺舍不得的。最后两天那些孩子都特地画了画让我带走,看着就觉得我参与了这些孩子成长,特别有成就感。”

遇见就是这样,起初措手不及,后来弥足珍贵。经历就是这样,不一定所有的都是美好,但一定珍贵难忘。

回忆起在尼泊尔的支教时光,嘉颖瞬间变身“文艺话痨”,“可能我只是他们遇见的很多志愿者中的一个,可能过几年他们都不一定还认识我,但是对我来说,他们可能改变我对这个世界和对自己的看法。”而她最大的改变就是:“我开始思考很多以前不会想的事情,比如我原先不知道自己以后想干什么,那次之后我开始关注参与各种支持教育的项目和活动,我想通过参与各种不一样形式的支教了解什么样的方式能更好地普及教育提高教育质量,而且那次支教之后我也算是更加感恩生活了吧!看到很多人生活在那样的条件里,觉得自己真的应该珍惜拥有的一切。”

文/乔木南、尚念恋、白小璇

1 2 3 下一页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