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与事 > 玉米派|Who We Are > 十年踪迹十年心——安徽男玉米昌鹏

十年踪迹十年心——安徽男玉米昌鹏

34whoweare01022015年4月5日,一篇微博在玉米地引发关注,一天时间转发量达654条,评论468条,并收获1695个赞。发微博的是一位安徽男玉米,微博内容为“ 【回归】09年12月10号离开家乡,离开微博。14年年底服役完毕,回到社会。也选择今天回归微博。还有人记得我吗?我的五年多没联系的玉米朋友们还在吗?今年歪密十年不见不散~”

而他上一条微博正是五年前所发,“ 【最后一篇微博】我要去北京当兵了!明天就走,现在没有时间说太多了。玉米们要帮我多爱李宇春,我在北京不会给玉米丢脸的!可以常见到我们的国家领导人!以后会在中南海站岗!顺便替李宇春唯权!宇黑,你们给我小心点!我会加油考取军校的!再见了!”

最简洁朴实的文字,最炙热疯狂的感情,却触动了广大玉米的心。世界玉米千千万万,我们那么相似却又不尽相同,在这段奇妙的缘分中,我们有着共同的经历,又各自有着专属于自己的故事。今天就带大家走进安徽男玉米——昌鹏的世界,品读他的玉米人生。

根正苗红赛时米

回想2005年7月1日成都总决赛,那时候我们还叫她小宇。小宇低头浅笑的青涩模样、举手投足间的意态风流、清冽低沉的性感女中音,不知击中了多少人的内心。一眼十年,昌鹏就是在那时沦陷的,他说:“其实之前50进20晋级赛春春唱《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时就已经开始关注了,之后每场都会不由自主地追看她,不管她唱中文歌还是英文歌我都会跟着唱,成都总决赛时候就彻底沦陷了。”

34whoweare0101那时候昌鹏还是一个读初二的小少年,在到处充斥着超级女声话题的2005年,他的班里还有不少玉米,昌鹏说:“每天到学校就和他们有说不完的话题,关于春春,关于超女。2005年真的是一代人的回忆。”那年的超级女声,承载了一代人的青春。在昌鹏的记忆里,青春是找到玉米组织的欣喜,是满世界偷偷找手机给春春投票的刺激,是在精品店买到春春周边的满足。

他买了好多春春的海报,跟许多喜欢春春的人一样,就连书皮上也是春春的照片。他开始关注各种娱乐新闻,只为能多看到几次春春。2006年,春春的第一张专辑《皇后与梦想》发行了,昌鹏跑遍整个县城终于买到了,并在第一时间拿到学校给同学炫耀。谈起此事,他还有些遗憾,“当时也没正版盗版的概念,也没有网购,好几年后才知道自己买的是盗版,137万的年终销量竟然没有我的贡献!”

虽然我们看不见他说这句话时的表情,但透过这段文字,依然能感觉到他的严肃和认真。翻看他的微博,无论是原创或转发,总是会有条理地写出自己的心里话,甚至连标点符号都用得十分规矩。例如2009年12月3日“我是阿么”发了一条内容为“为什么大家都说我长的很杯具…”的微博,在玉米大军调侃阿么时,昌鹏的转发评论是这样的:“今天其实是第一次看到阿么全身。一点都不杯具,很可爱!那些说你杯具的人,是嫉妒你的妈妈李宇春!你妈妈演唱会的票票两个小时售出9成票,创造演唱会售票史上的奇迹!阿么不怕,你妈妈会爱你,你妈妈的粉丝会爱你!”查看他的微博,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字里行间满满的全都是对春春的支持和疼爱,叙述事实的一本正经有着微妙的萌态。昌鹏这样评价自己:“生活中的我自认为比较严肃,什么事必须一是一、二是二,比较喜欢讲道理,很多人挺受不了我的。”正是因为这种认真不儿戏的性格,所以他才会在离开时正式的告别,所以他才会在回归之时很自然的问一句“还有人记得我吗?我的五年多没联系的玉米朋友们还在吗?”

部队里的“追星族”

2009年12月9日,发完那篇告别微博后,昌鹏开始了五年的部队生活。他说:“当兵是家人的意思,我一开始是不愿意去的。当时知道1226阿么五棵松演唱会要开始了,知道春春的工作重心在北京,说实在的同意来北京当兵有春春的因素在里面。但是现实毕竟跟想象之间还是有差距,部队真的很封闭。”

虽然他们有电脑,但是因为部队的保密规则,他们只能在休息时间使用局域网,但不能使用互联网。为了能继续关注春春,昌鹏就经常打电话给玉米朋友询问了解春春的情况,他说:“怎么能放得下她啊!”当爱已成习惯,当她已彻彻底底融入到我们的生活,无论遇到何事,就像那句诗歌所言——“山风吹乱了窗纸上的松痕,吹不散我心头的人影。”

后来昌鹏发现他们内部局域网上的音乐、视频、新闻都有关于春春的内容,只是更新较慢而已。内部网的音乐网站上也有各种试听的排行榜,他除了关注春春的各种信息,甚至用类似遨游的浏览器打榜。昌鹏说:“记得当时小路口和小SORRY一直都在榜单前列哦!”瞧,这是多么有责任感的一个男米!在连花痴都变得奢侈的有限时间里,竟不忘要打榜要宣传春春的音乐。

除了能在内部网上关注春春,部队配发的点唱机里也有很多春春的歌。昌鹏会在休息时间召集战友一起唱歌,很多战友都特别喜欢《下个,路口,见》和《对不起,只是忽然很想你》这两首歌,甚至还会唱一点点。昌鹏说:“我在我能覆盖到的范围内多宣传她的音乐,很多人也都觉得她的歌不错。”有些战友对春春不了解,昌鹏就利用指导员让他给战友上课的机会,把讲课内容定为“直面非议”,选用的素材是春春和韩寒疯狂呛声对话的视频,结果反响很不错。

昌鹏所在的部队在北京城区里,训练和执勤是他们的中心任务。他所在的岗位对能力要求很高,在重大任务面前单人要能独当一面,如果做不好会影响整个部队的行动。“所以在部队倒没太觉得苦,反而觉得压力不小,但春春一直让我很有力量。”

在部队的五年,他给自己的人生做了很好的规划也为回归社会做了一些铺垫:考了本科,结合自己的兴趣考了证券和期货从业资格,通过了全国英语等级考试。昌鹏这样说:“我在部队也算是个比较正面、比较励志的一个形象,真没给玉米们丢人。”

为梦想大步狂奔

34whoweare0103昌鹏说他很感激他的人生中有这一段当兵的时光,“五年的部队生活真的很锻炼人,带给我很多东西,让我变得成熟、坚强、自立、自信,也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退伍后,昌鹏回了家乡,但他很快发现靠家人开展自己的事业的生活不是自己想要的,便很快重回北京。“因为在北京部队待了五年,生活节奏明显变快。”昌鹏说:“所以我为了梦想,为了人生规划的实现大步狂奔着。”

因为早有准备,所以他说从部队出来回归社会后,各方面适应情况比想象中的要顺利一些。“今年、明年都是边学习边积累的阶段,我会在明年年底前在北京开自己的投资公司,我的梦想是公司同时在内地、香港和纳斯达克上市(PS:其中一个也可以)。”昌鹏说。

十年时间,昌鹏的身份经历了几重变化,学生—军人—投资公司客户经理,不变的是他对春春的守护之心,不变的是他跟春春一样追逐梦想的心。相信不久的将来,他会实现自己的梦想,创造他人生的辉煌!

Q&A

LEE周刊:什么时候成为玉米的?讲讲你的沦陷史。

昌鹏:我是在春春2005年成都唱区总决赛沦陷的,成都唱区总决赛知道了有很多和我一样喜欢春春的人,他们叫“玉米”,我也找到组织了。全国总决赛开始也和大家一样到处找手机找小灵通每周给春春投票(还是偷偷地不敢让大人们知道,投完票后还把回复过来投票成功的短信删除)。家里人都知道我喜欢春春,他们很支持。就是老妈有点吃醋~

LEE周刊:入伍前为什么会想到发那篇微博?

昌鹏:2009年是跟着春春来到的微博,在微博认识了一些聊得来的玉米朋友,在微博能更广泛地更迅速地能够了解到春春的一切,觉得走之前应该要有仪式感地向大家道个别。至于内容,因为整个2009年从年初开始空前抹黑李宇春的行为在网上蔓延,那一年春春和玉米都承受了很多不该我们承受的东西,我其实把责任怪在了天娱传媒头上,我想保护她但是感觉自己还是很渺小,入伍前自己也不太成熟,言语上有点放得太开。

LEE周刊:现在在回看那篇【最后一篇微博】心里有何感想?如今春春已经迈向国际了,那你许下的那些诺言实现了吗?

昌鹏:现在回头再看,感觉当时还是有点稚嫩,但是对春春的爱,对玉米亲人的情始终未变。2010年春春选择了留在天娱传媒,作为玉米我尊重她的一切选择和决定,她也再一次教会我感恩。我的诺言就是我真的努力在做优质玉米,我没有给玉米丢脸。我现在的状态会比继续留在部队要好,虽然当兵的历史给予了我很多,但是我有我的梦想,我的梦想现在看来会很快实现。谢谢大家的关心。

LEE周刊:有没有想到那篇【回归】的微博引发大量转发与评论?看到那么多@心里有何感想?

昌鹏:真的没有想到,很感动、很激动,真的有回家的感觉。但是感觉好多米不是认为我去当了五年兵,而是当我去了火星。都让我回来好好补课,感觉真的好像离开地球好多年似得。还有就是感觉今年歪密的票票肯定不好抢啊~

LEE周刊:回归微博后,有什么感触,跟2009年有什么不同?

昌鹏:除了春春不用微博了,其它的方面适应挺快,也在这些天交到了好多全国各地的玉米朋友,很开心,我们十年歪密见!

LEE周刊:五年没联系的那些玉米朋友,现在联系了上了吗?

昌鹏:联系上一小部分,有一部分我回去翻看他们微博发现消失了的。我当时在微博上认识的男米居多,“小木头”“蜡笔小新”你们现在在哪里?

 

文/豌豆她姐

 

评论留言